<th id="5jqlc"><track id="5jqlc"></track></th>
  1. 中國科幻:站在微妙時間點,醞釀新生長
    • 來源:文匯報
    • 作者:姜振宇
    • 2022-01-24 16:55

    對于中國科幻文學來說,2021年是一個微妙的時間點。閱讀市場進一步細分的趨勢日漸清晰,“科幻”越發成為一個模糊而寬泛的標簽。此前隱藏在故事情節和瑰麗想象背后,許多更為重要的問題和現象現在正走向前臺。

    科幻選集成亮點,呼應“科學與現實”的新趨勢

    從出版市場角度出發,主題性質的各類作品選集是最大亮點。其中較重要的有劉維佳主編《明日殺機:中國驚險懸疑科幻小說佳作選》、寶樹主編《光榮與夢想:中國競技科幻作品精選集》,以及兩部女性主題科幻選集:陳楸帆主編《她科幻》系列和凌晨、程婧波主編《她:中國女性科幻作家經典作品集》,此外還有以所在地域為標志的《閃耀:四川科幻作家精選集》,以國內外科幻作家采風事件為核心的《琥珀中的生命》等。

    相較于更為傳統、強調市場面向或相關文化出版企業風格的其它作品合集,2021年出版的這些作品選集,更加凸顯編選者的主體意識和反思姿態,當然有時也折射出編者營造文學事件、探索創作和營銷方式的期望。

    在這些選集中,相關篇目、作者的遴選標準,以及由之引發的反響或討論,表現出的實際上是中國科幻的審美取向和評價標準正在走向多元化的發展。20世紀80年代初期以降,中國科幻整體表現出向西方、主流文學和其它類型文學不斷學習,以實現漸次突破文類窠臼、重新詮釋“科學”與“現實”及兩者關系的大趨勢。在此背景下,《三體》式的“新古典主義”科幻實際上是逆潮流而動的創作思路。劉慈欣之后,作品風格相似的作者也不過有謝云寧、劉洋、陳梓鈞等寥寥數人而已。因此,凌晨、程婧波、陳楸帆、寶樹等青年作者編定的選集,是從實踐層面為一系列內在差異較大、文類特征相當豐富的作品提供了快速生長和走向成熟的空間。

    此外,這些選集所聚焦的各種主題,恰恰都是近年來在科技廣泛深入沖擊中外社會文化的語境下,最受關注的重要議題。選集中的部分作品,也清晰地表現出了“出圈”的特征。不少作家作品都跳出了傳統狹小科幻圈的范疇,一定程度上能與同樣處在快速變動中的主流文學文化領域形成有效對話??梢哉J為,這些選集的及時編選、出版,又一次證明中國科幻從未缺席現實中的文化發展乃至社會治理的進程。

    “中國式科幻”能否成為第三種科幻發展范式?

    2021年度的原創科幻作品,整體可用“驚喜不斷”來概括。除了相關作者的長期積累與個人探索之外,推動科幻作品繁榮發展的各出版單位也發揮了重要作用??梢哉J為,優秀作家作品與重要文化單位之間的正向循環效應,正在初步顯現。

    具體作品中,吳巖《中國軌道號》和七月《小鎮奇談》等,都不約而同地回歸自身童年記憶,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和世紀末兩個時間點上,分別勾連起軍區大院、三線建設等極具中國本土特征的文化符號。這些作品在龐大的科幻時空中,以獨特的超越性方式,描摹中國現代化過程中的經驗、痛苦和想象。

    與這些獲得諸多獎項、長期處于各類榜單前列的作品相呼應的,是“中國式科幻”成為一個不斷被討論和提及的議題。包括中國社會影響力最為廣泛的銀河獎、星云獎(華語科幻星云獎,下同)等,多數都設計了與之相關的研討論壇。特別隨著年底成都成功申獲2023年世界科幻大會的主辦權,相關討論被進一步細化。不少作者和研究者開始深入探討:“中國式科幻能否成為繼歐洲式科幻、美國式科幻之后的第三種科幻發展范式?”

    一系列極具“跨界”“出圈”意味的作品也在快速顯現,伊格言《零度分離》和梁清散《新新新日報館》是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代表。伊格言此前與駱以軍等港臺作家一樣,在主流文壇中蜚聲海內外的同時,與大陸科幻圈一直處于若即若離的狀態,其作品對現實情緒和境遇的描摹,以及其中所呈現的各種“大哉問”極具辨識度。此次《零度分離》的出版,則串聯起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后人類敘事中生產出的若干經典命題——與科幻文類的社會境遇一樣,這些命題本身正在掙脫復雜的學科框架,而在更寬闊的社會文化場域中獲得關注和討論。

    梁清散的《新新新日報館》一方面是作者本人近十年來在晚清方向深耕細作的延續,另一方面也接續上了科幻次生文化“蒸汽朋克”的脈絡,在更深處則表現出對世界范圍內“復古未來主義”創作風潮的回應與反抗。作為老大古典中國觸及現代文明的第一現場,清末一直是一個充滿魅力且未得到充分發掘的寶庫。從2006年胡行的《飛呀飛》開始,一系列以清末民初為背景的優秀作品連續問世,其中代表作家包括趙海虹、E伯爵等,而梁清散是其中唯一兼具研究者、傳播者等多重身份的作者,其作品可謂亮眼。

    值得注意的是,在科幻文化更為成熟的歐美國家,以已逝的歷史階段以及當時尚顯先進的各類科學技術為書寫對象的“蒸汽朋克”“絲綢朋克”等科幻亞類型,往往聚焦于“過去的美好未來”。這些國外作者更多地是在面對困頓現實與晦暗未來之時,嘗試到精神昂揚的先輩那里,去尋找關于發展和探索的勇氣。但在晚清時的中國,歷史的面目往往呈現為難以想象的深重苦難,以及在昏邈絕望中的些微希望。因此,以之為題材的科幻創作,自然也就困難得多,由之生發出的精神力量,也更為立體和強烈。

    網絡科幻文學受到多方扶持與推動

    2021年中國科幻版圖中,還有一部分呈現出相當亮眼的活力,這就是網絡科幻文學。除天瑞說符第二次獲銀河獎外,吾道長不孤和愛潛水的烏賊入圍華東師范大學“未來文學家”大獎長名單,閱文、17k、中文在線、七貓等中文原創文學網站紛紛啟動科幻方向的扶持、征文計劃,觀視頻、睡前消息、機核等頭部網絡媒體也以各種方式介入科幻文化中。這些狀況一方面源自劉慈欣和《三體》《流浪地球》等傳統紙媒科幻在“Z世代”青年中所帶來的深遠影響,另一方面也符合中國的主流-精英-大眾-資本等多方社會文化力量嘗試從自己的立場出發支持、界說和推動科幻的大趨勢——年底“元宇宙”概念的迅速走紅,正是這一趨勢的直接爆發。

    回顧過去,網絡科幻的發展同樣由來已久。閱文集團自2016年起冠名銀河獎,可視作科幻圈與網絡文學界相向而行的一次嘗試,但其影響力主要局限于以起點中文網為中心的男頻網文中;此后Prist的《殘次品》、E伯爵的《異鄉人》和一十四洲的《小蘑菇》等在出版實體書之后入圍星云獎,則說明女頻網文中的“末世”“太空”等帶有科幻元素的設定同樣擁有較高的跨界接受度。而近年來除去延續、深化網文套路化創作邏輯的《夜的命名術》《修真四萬年》等作品外,也有不少作家表現出清晰的文類反思和探索意味,其中較有代表性的有吾道長不孤的《異數定理》《賽博英雄傳》、天瑞說符《死在火星上》《我們生活在南京》等。

    整體上看,2021年是中國科幻文學在新時代的醞釀與萌發之年。雖然尚缺乏擁有跨領域跨行業影響力的現象級作品,但一系列事件、活動和獎項,體現了更豐富也更深厚的文化積累,個體、組織與機制之間的聯動關系,也讓中國科幻顯得愈發多元、健康。

    責任編輯:吳桐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聯系我們!
    日本三级片在线观看